首页  >  汽车  >  寒风中的造车新势力10强

寒风中的造车新势力10强

摘要: 自2016年8月发布第一季度以来,《汽车商业评论》每六个月左右更新一次新车制造商名单。此前,小鹏是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中最顺利的一个。在2019年9月初的成都车展上,有一个为新车制造商准备的热闹的展厅。令

自2016年8月发布第一季度以来,《汽车商业评论》每六个月左右更新一次新车制造商名单。在2019年9月的第六季度,新车制造商可以说已经到了最困难的时刻。

肖鹏汽车公司董事长何肖鹏身患重病,在7月份的事件后变得沉默寡言。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在社交媒体上讲话了。

此前,小鹏是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中最顺利的一个。车主的权利保护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严重障碍,也是自肖鹏2004年开始经营以来最大的障碍。

小鹏是新型汽车制造力量近期形势的代表。这个群体将在2019年年中集体陷入困境。最严重的共同问题是融资困难。

奇点被发现拖欠,长江杭州、贵州和成都的公司被发现拖欠,他们的未来被发现拖欠,金康的赛勒斯被发现解雇工人,威来解雇工人,威来在上海的工厂被暂停,威来的汽车着火并被召回,百腾的联合创始人逃跑,小鹏车主捍卫他们的权利,理想汽车项目被取消,马薇被吉利起诉侵权21亿元...

与2015年前后相比,当时汽车制造业的新生力量在集群中诞生,全球经济形势、政治结构、贸易关系、汽车市场增量、投资活动和商业环境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企业家在高峰期做出的判断、目标和计划在低谷期通常会有偏差,困难随之而来。

面对这一时期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广泛批评,汽车商业评论并不认同这一观点,因为整个行业目前在世界上处于下滑和低迷的阶段。仅仅强调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困难是不客观、不全面或不公平的。

日产全球裁员12,500人,福特计划到2020年在欧洲裁员12,000人,戴姆勒新任首席执行官康林森计划到2023年就职时裁员10,000人,捷豹路虎裁员6,000人并关闭工厂,宝马裁员4,000人,特斯拉裁员4,100人,奥迪早在2月就宣布裁员10%,大众汽车在3月宣布到2023年裁员7,德国大众汽车裁员...

与这些跨国巨头的裁员相比,汽车制造的新力量并不是更难以忍受。

在2019年9月初的成都车展上,有一个为新车制造商准备的热闹的展厅。

关于2019年将是新汽车制造力量的最后一年的断言已经流行了半年。令那些戴有色眼镜的人遗憾的是,在中国,神奇速度、特异速度的品牌和传统汽车公司的新品牌马骏已经宣告死亡。已经奄奄一息的华泰,由力帆、中泰甚至海马相伴,江铃控股已经转变为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此外,福特在中国的合资企业长安福特刚刚停止下滑,而psa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神龙汽车(Shenlong Auto)则一次又一次下滑。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2019年是“边缘汽车企业崩溃的第一年”,这与这些企业是否是制造汽车的新生力量无关。

另一方面,我们从未想过,当我们回到2009年、2010年和2016年,当汽车数量增加时,所有新的汽车制造力量都会生存下来,但生存的可能性更高,甚至更多。

电子商务高速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当市场被淘宝、天猫和JD.com垄断时,真正强大的企业可以跨越经济周期的起伏和市场的红蓝海,只要它们能够为用户提供新的价值,一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已经显示出这种能力。

2019年的严峻形势将只是一个严格的过滤器,留下更好的过滤器并消除剩余。

另一个可以与汽车制造新势力相提并论的群体是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制造汽车的新力量是在汽车四化浪潮下诞生的汽车工业的新力量,而自驾创业公司则是从汽车四化之一的智慧中诞生的新事物。可以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有着相同的命运。当行业环境良好时,这两者都是吸引大量投资的新力量。这个行业正在走下坡路,他们都经历了相似的冬天。

根据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2014年8月至2017年6月,自主驾驶领域的投资和并购总额接近800亿美元。另一项cbinsights统计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全球自主创业企业吸引的风险资本迅速增长,达到42亿美元,远远超过2017年的30亿美元。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汽车驾驶公司也遭遇了一个资本寒冬。2019年上半年,硅谷的明星公司drive.ai和roadstar.ai破产。

显然,这个行业的冬天是每个人的冬天。然而,在《汽车商业评论》(auto business review)看来,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相比,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实际情况可能远好于自动驾驶公司。全自动驾驶太难了,汽车制造的新动力建立在电力、智能联网、电子商务和共享的基础上。它的基础和创造新世界的可能性远远高于自动驾驶公司。

此外,在2019年,当看到正在制造汽车的新力量时,公众舆论往往忽略了这一点,仍然有资本渴望加入这一群体。最典型的例子是房地产行业的领导者之一恒大集团,在贾月亭收购ff汽车失败后,花了大量资金通过收购成立了恒基汽车(Hengchi Auto)。

当几乎所有公司都裁员时,恒大新能源汽车研究院9月份又发布了8000条招聘信息。

尽管恒基汽车的未来仍然未知,恒基汽车的员工也在帮助集团以优惠的价格出售他们的房子,但这位外国“野蛮人”在汽车制造新动力方面看似密集而激烈的投资至少表明,在其他行业眼中,新能源智能汽车仍然是比其他行业更值得投资的一条轨道。

许多怀疑者一遍又一遍地问一个问题:是什么让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与成熟的汽车公司竞争?从战术上讲,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战略上,天际线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海亮可能会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给出答案。

“我女儿买了一部苹果手机和小米。她认为这是一部智能手机。如果我告诉她诺基亚也有智能手机,她会买吗?我根本不会买它。为什么?因为品牌已经凝固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类比,但是当几个主要的技术革命重叠,商业模式革命同时到来时,新品牌的机会最大。多多、oppo和vivo可以拼出红海。我们不相信,当汽车新时代的大门打开时,庞大的中国汽车工业没有新的企业或品牌可以与之匹敌。

2019年的严冬也导致了制造汽车的众多复杂的新动力集团之间的明显分化,这种差距已经逐渐显现。在《汽车商业评论》第六季的新车制造商名单中,前10名明显出现:马薇、威来、曼联、小鹏、理想、爱知、天吉、百腾、金康赛尔斯、博骏。

其中,马薇、威来、小鹏属于已经上市的企业,处于市场前沿。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消息,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些都是企业发展中的正常现象。

其中,理想、爱知、天吉、北腾、金康系列产品将于2019年底至2020年年中交付,形成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的第二波主流产品。他们的力量是平衡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

成都天际线车展

其中,联航已经将产品上市,销量排名第四,但由于代表其真正实力的产品尚未推出,我们将其提升至第三。博骏的第一款产品将于2019年12月推出,这是前十名中的最新公司,但其整体技术实力不容低估。

如果你必须选择前20名,这是中国汽车制造业的一支生力军,那么零跑、中国快运、新泰、未来、奇点、恒基、塞林、鹿池、ff和杜云这10家企业可能都包括在内。

至于郭进、苏大、国威君等企业,基本上是边缘企业,将来基本上没有机会陪他们。

在高峰期,有300多支新的汽车制造部队。现在汽车商业评论主要集中在这20家企业。他们中有多少人最终会活下来?没有人敢保证买票。然而,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特点或价值观,那些在未来被杀害的人也将有他们的特殊贡献。

在困难的形势下,那些在2015年左右投身于这股潮流的企业家们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爱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坦白承认,他刚刚从中国Xi步行到德国法兰克福,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19年9月5日,爱知汽车在成都车展上发布爱知u5汽车补贴后的预售价格区间为19.79-302,100元。

9月10日,在法兰克福举行的中国汽车之夜上,付强说:“如果你想问自己是否后悔,今天就周期性地思考一下,或者后悔一下,问问自己承受这么多、承受这么多是否值得?但是我们想得更多,一旦我们成功了,仍然有机会赶上我们生活中的一扇窗,还有机会去尝试?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汽车商业评论》还认为,说100%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被杀是不科学的。在汽车四个现代化的浪潮下,制造汽车的新力量代表了汽车的新品种和新体验,新体验或新品种需要新品牌。

byton Batten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daniel kirchert博士称自己的品牌为豪华智能电动车品牌,他认为传统豪华汽车品牌的转型非常麻烦。尽管它们也将转化为智能无人驾驶汽车,但就品牌基因、定位和传统汽车行李而言,这仍然有点困难,“这是我们的机遇”。

虽然早期一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管理粗放或片面扩张,但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总公司从一开始就基本谨慎,特别是现在,这与传统的汽车公司完全不同。我们排名前10名,不仅考虑产品实力和资本状况,还考虑他们的运营和管理能力。

威来汽车参加2019成都车展

伟来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承认,当时他在美国的扩张被贾跃亭和美国各自成立一家汽车公司的方式弄糊涂了。他绕道而行,但公司的整体功能仍然健康。他还开始精简自己的组织和人员,汽车业务评论(auto business review)获悉,潜在投资者已经对他将分拆的收费板块非常热情。

资料来源:第一电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99961


江苏快3 北京快乐赛车pk10 快乐十分钟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