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中国顶级科研机构用网络直播“玩”科普

中国顶级科研机构用网络直播“玩”科普

摘要: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直播科普团队成员为学生进行现场科普。今年,一个简称为“中二所”的直播账号走红网络。——这些有点儿“皮”的日常科普,均出自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直播账号“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中科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现场科普小组成员对学生进行了现场科普。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提供的图纸

新华社北京9月18日电(宋美丽和葛伯明)2019年全国科普日正在全国范围内举行。近年来,全国科普活动的内容和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一些科研人员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科普网络锚。

今年,一个名为“第二中学”的实时账户在网上变得流行起来。

在屏幕前,李志林正在做每周一次的科普实验:将几片切碎的鲜叶浸泡在半杯酒精中,摇动几次,然后用验钞笔拍照,一束红色荧光穿过刚刚获得的浅绿色液体。李志林解释说,有谣言称荧光是有害的,所以“第二中学”特地制作了这段视频来否认这一谣言。“叶绿素是最典型的荧光材料之一。如果你每天吃蔬菜,你会担心中毒吗?”

"为什么厨房里的冰糖会发出微弱的“鬼火”?"如何打破无字天书?“——这些日常科普活动有点“肤浅”,都来自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实时账号,“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第二维”。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现场科普小组成员对学生进行了现场科普。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提供的图纸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单位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物理研究所涌现出许多对中国科学成就有重大影响的著名科学家。今天,活泼的风格和偶尔的笑话使得这个“成熟”的官方组织在一个由学生和二级粉丝主导的直播平台上赢得了近50万粉丝。

“大部分参与直播的成员都是学院90后的研究生,他们的语言风格自然接近网民。”李志林在物理研究所期间参与了科普工作,他觉得“二中”的普及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科学。

“社会关注的可能是对这种形式的科普的认可。对于一个研究所来说,现场直播可能很奇怪,互联网俱乐部认为这与教科书内容大不相同,而且很有趣。”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综合部副主任兼科普工作负责人程蒙(Cheng Meng)表示,早在几年前,该研究所就开始定期向公众推出在线科普内容。2019年,除此之外,还增加了直播,科普团队从最初的4到5人逐渐扩大到20多人。直播不仅涵盖了他们通常在工作中做的实验,还回答了网民的日常问题。

这群在日常工作后自愿从事科普工作的年轻人相信科学的力量,也继承了科学的精神。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科普小组成员正在现场做实验。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提供的图纸

镜头里的李志林看起来总是充满活力。小组中的一个弟弟说,哥哥擅长生动地解释“高大商”的知识。例如,他曾在直播中向了解初高中知识的网民解释“中国之眼”的原理。

然而,在科普工作开始时,李志林说他感到很少甚至“不情愿”。直到一次离线科普活动,他才看到自己做的一个“无聊”的小实验,一些孩子非常喜欢,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喜欢物理的童年。

"我曾经读过一本科普书,那本书后来似乎绝版了。"虽然他不记得很久以前这本书的书名,但李志林仍然记得书中的科学故事给他带来的快乐。“我也是科普的受益者。现在我有能力了,我想把科学的快乐传递给下一代。”

现在,李志林认为为他人普及科学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因为一些曾经不喜欢物理的文科学生每周都要等待现场更新,一些新生因为物理学院的“名声”而选择参加考试,甚至“班级代表”将每个现场直播的知识点总结成提纲。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科普小组成员正在现场做实验。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提供的图纸

程梦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二中”现场科普。然而,在他看来,让学生对物理感兴趣并培养这门学科的接班人是这项研究的社会责任,其意义远远超过点击次数。因此,尽管一些“异国情调”的问题总是从“第二中学”演播室上方的弹幕中冒出来,现场直播的成员仍然会选出一些严肃的答案。

“人们总是很好奇,但是如果他们不能一直得到好的回答,他们很快就会失去再次提问的热情。我们希望鼓励人们以这种方式保持好奇心。”程蒙说道。

“互联网的存在缩小了许多资源的差距。例如,只要有互联网,偏远地区就可以观看直播。”李志林坦率地说,科普不能取代课堂知识,但它可以影响一些人。这个年轻人无法掩饰他对提到物理的喜悦,他说:“如果我能在阅读时接触到这种流行的科学方法,我肯定会对学习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