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浙江龙港撤镇设市 试水城镇化建设新模式

浙江龙港撤镇设市 试水城镇化建设新模式

摘要: 近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正式升级为“县级龙港市”。值得注意的是,“撤镇设市”的城镇化绝不是为了盲目扩大城市规模或大搞工业建设,改变农民户籍并不是城镇化的最终目标。由此可以看出,国家正在全国范

龙岗撤镇建市有望继续被复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模板,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更多成功经验,为新型城镇化发展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近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岗镇”正式升级为“县级龙岗市”。龙岗市没有乡镇街道,但由浙江省和温州市管理。这意味着,在2017年恢复“县市撤兵”后,长期争论的“乡镇撤兵”终于开始了。

从镇到县级市,不仅是行政级别的提升,也是从“乡”到“市”的飞跃,标志着中心镇到县级市行政权力的转变和城市格局的巨大变化。

在中国,镇级城市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但在中国新城镇化的后半期,城镇化的中心已经从“中小城市”转变为“中心城市、大都市区和城市群”,而“撤镇建城”具有新的改革和现实意义。

根据中国城市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的分析,浙江将移除15个县,并将27个特大城镇升级为县级城市。所谓的“特大城镇”首先必须具有人口多、财政收入高、工业规模大的特点。以苍南县龙岗市为例,2011年常住人口达到39.6万人,达到了我国一类小城市的标准。原有的镇级行政框架和城市发展规划管理不相适应,这也是龙岗镇率先“撤镇建城”的重要因素。

在现行行政体制下,乡镇一级的权力相对有限,大多数行政权力集中在县级。通过“拆城建城”,我们可以下放治理权、财权和土地使用权,使大城镇在城市规划、产业升级和体制改革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利用“拆城建城”下放财政和行政权力,不仅可以解决城市化后半期的困难局面,而且可以有效解决地方政府之间的资金和土地利益纠纷。此外,“撤镇建城”具有更大的发展意义,即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活力。“大城镇”的瓶颈在于“小型马车”。与城市相比,这些“特大城镇”大多处于不完全发展状态。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发展尚未饱和,产业集聚和房地产开发程度不够。行政级别一旦提升,将有效刺激该地区的需求,吸引要素集聚,增强产业发展强度,进一步带动该行政区域的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就业。

值得注意的是,“拆城建城”的城市化绝不是为了盲目扩大城市规模或进行工业建设。改变农民的户籍制度不是城市化的最终目标。

一个多层次、多模式的渐进式城市设置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伪城市化的发生,如县域设置、镇域设置和县域管辖城市三种模式的渐进式转变。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渐进的“扩权”模式必须以不限制城市发展为前提,这不仅需要有统一标准的相关政策界定,还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进一步理性判断。

以温州龙岗扩能改革为例。2009年,龙岗试点扩大土地使用权、财务控制、行政审批和事务管理权。两年后,进一步探索了土地权、财权和行政权的相关配套政策。然而,这种权力扩张并不能使龙岗镇形成稳定的自治机制,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龙岗镇的城市发展问题。因此,它现在是“撤出城镇,建立城市”。龙岗通过“撤镇建城”明确了相关的权利和责任。它在一些必要的领域拥有自主权,至少在权力方面有进一步发展的条件。

国家发展改革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稳步增加一批中小城市,在非县域政府驻地镇实施特大城市建设”。由此可见,国家正在全国范围内深化新型城镇化。浙江龙岗成功试点“拆镇建城”后,预计将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模板不断复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更多成功经验,为新型城镇化发展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周敏河(金融评论员)